海荒文學網 > 高朋滿座顏熙周聿深 > 第104章 冤家路窄

靜謐的餐廳里,流淌著悠揚的鋼琴聲。

好的琴者,會在曲子中侵入自己的感情,讓一樣的琴聲,擁有屬于自己的感情。

一曲終,蔚藍莫名感覺到有點難過。

她沉浸于其中,一時忘記了說話。

顏熙迅速擦掉滴落下來的眼淚,彈奏的整個過程中,她的腦海中不自覺的略過了與周聿深的種種往事。

如今不管是美好的記憶,還是讓人傷心的回憶。

只要是關于周聿深的,留給她的,只有深切的痛。

她深吸一口氣,讓自己迅速的從低落的情緒中抽離出來。

這時,身后突兀的響起了鼓掌聲。

顏熙和蔚藍幾乎同時扭過頭,誰都沒有發現,身后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多了兩個人。

蔚藍眼睛一亮,高興的走了過去,“你什么時候來的?不是說要下個星期才能來看我嗎?”

與此同時,顏熙猛然轉過頭,臉色一白,慌忙的走開了。

蔚藍這會一門心思放在身邊這個男人的身上,沒有察覺到顏熙的異樣,只以為她要去上廁所,就跟她說了一下位置,而后對身邊的人,說:“她是個啞巴,不會說話。對了,這位是?”

“哦,這是我朋友,沈修遠。最近剛回國,今天來這邊談項目,晚上沒別的事兒,我就帶他來你這邊吃頓飯敘敘舊。我看你朋友圈上發了新的菜市,我替你試試。”

蔚藍暗暗打量了對方一眼,熨帖的純手工西裝,手里拿著一根手杖。英俊的臉上架著一副無框眼睛,看起來特別的斯文。

她大大方方的伸出手,“你好,我叫蔚藍。是陸綏的女朋友。”

沈修遠輕輕點頭,很有距離感的說:“你好。”

這反倒顯得蔚藍有點上桿子,她撇撇嘴,說:“你們去外面院子里坐一會,我讓人準備一下包間。”

蔚藍剛要走開,沈修遠突然開口,說:“剛才那位,琴彈的不錯,可否讓她再來彈一曲?”

蔚藍呆愣了幾秒,他的眼神坦蕩無比,似乎真的只是欣賞琴聲。

可不知道為什么,蔚藍總感覺這人給人的感覺,并不像他表現的那樣溫善。他的溫文爾雅中,透著一種冷感。

不是拒人千里那種,而是一種讓人不太舒服的高姿態。

陸綏似笑非笑:“你什么時候還有這愛好了?”

沈修遠說:“在國外交了個音樂家當女朋友,談了兩年,被她熏陶出來了。”

“現在呢?”

“當然是分手了。”

陸綏嗤笑一聲,沒繼續往下說。

兩人一塊去餐廳前面的院落,欣賞夕陽下的湖景。

蔚藍叫了餐廳經理,先把餐單商量好。

等她再去找顏熙的時候,卻怎么也找不到人。

整個餐廳上下都找了個遍,愣是沒找到。

最后,調出了監控才知道,這人偷摸走了。

可剛剛那沈修遠點名了還要人再彈一曲,陸綏可是她的金主,金主要伺候好,金主的朋友更是不能怠慢。

思來想去,她還是給李悟打了個電話。

兩人還在冷戰當中,那天李悟雖然主動跑過來跟她道歉,但她沒有接受,兩人又大吵了一架,就徹底冷戰了。

幸好沒有直接把電話掛斷。

“你琴行里那個保潔的手機號發我一下。”

蔚藍到現在還不知道她的名字呢。

李悟:“你要干什么?”

“我當然有事。快發我!”

“你不說清楚,我憑什么給你?而且那是人家的隱私,要不要給你,我還得問過她。”

蔚藍冷笑一聲,“切,你以為你自己知道多少事。她才從我餐廳離開。”

李悟頓了幾秒,“她去你那兒干嘛?”

“想知道啊?先把號碼給我,我再告訴你。”

李悟沒理她,直接掛斷了電話,直接給顏熙發了微信,【你真要去蔚藍那邊當保潔啊?】

顏熙這會驚魂未定,坐在出租車上,手機震動,沒能拉回她的心神。

她臉色慘白,眼里滿是驚慌。

她怎么也想不到,會在這里碰上沈修遠!

也真是冤家路窄!

剛才餐廳里那么暗,不知道他有沒有看清楚自己。

她用力握住手機,心跳的飛快。

也不知道他們站在那里有多久,除非人家眼瞎,要不然怎么可能認不出自己呢。

她舔了舔唇,整個人心緒不寧。

手機鈴聲響起的瞬間,她嚇的差點把手機扔出去。

大概是她反應有點大,司機師傅關切的問了一句,“小姑娘,你沒事吧?”

來電是李悟,她穩住情緒,把電話掛斷之后,看了眼微信,立刻回復:【沒有。老板。】

李悟:【那你怎么跑她餐廳去了?她還問我要你的電話,要給嗎?】

顏熙:【不要不要。我只是路過,進去看了一眼。】

她想了想,又著重說了一遍,【請您不要把我的號碼告訴任何人。】

后面還附帶了一個懇求的表情。

經過這一個多月的相處,李悟也能感覺到這小姑娘身上肯定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小姑娘性格這么軟,而且又這樣懂事。作為一個男人,多少會有點保護欲。

李悟:【放心。我不會隨便透露你的信息。】

旁的他也沒有多問。

畢竟他們只是雇傭關系,有些事不適合過多的追問。

-

蔚藍這邊追問了半天,最后李悟竟然把她給拉黑了,她氣的差點要砸手機。

正好這時候,錢妮進來。

她今天也是過來,像跟蔚藍聊一下彈琴的事情,她猶豫糾結了兩天,才算是鼓起勇氣過來,也已經想到了說辭。

不管今天蔚藍怎么貶損她,她都得想辦法,獲得這份工作。

蔚藍見著她,頓時眼前一亮,忙過去拉住她,問:“你知道那小啞巴的聯系方式嗎?”

錢妮有點沒反應過來,“什么?”

“就是你們琴行那個漂亮的保潔,我有急事找她,你要是能幫我找到她,我就讓你在我這里彈琴,給你一個月三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