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二婚嫁豪門大佬渣前夫失了控 > 第495章 憑什么

當天雷鳴岳帶著雷明珠親自來了林氏集團約見余安安,但余安安開了一下午的會,根本就沒有時間見他們。

兩人在林氏集團大樓的會客室一直等著,直到天都快黑了。

陸家大少陸鳴舟聽說余安安今天要加班,拎著晚餐過來時隔著偌大的落地玻璃看到在會客室內坐著兩人時,問余安安秘書辦的人:“什么情況?”

“聽說是海城那邊小林總的舊相識,小林總一直在開會沒結束,都說了讓兩人先走,可兩人卻一直在這里等著。”秘書辦的人現在把陸鳴舟當做自家總裁的小嬌夫,便什么都說,“看樣子應該是來求助的。”

陸鳴舟點了點頭:“安安開會還有多久?”

“不知道,會議室還沒有消息,不過應該快了吧!小許剛才回來取資料的時候說小林總發了很大的火,似乎和陸氏有關,讓我們皮都緊著點。”秘書班的小姑娘好心和陸鳴舟說,“您一會兒也要小心一點啊!”

“好好好!”陸鳴舟連連點頭,“多謝提醒!”

話音剛落,余安安就從電梯內走了出來,似乎余怒未消,從電梯內出來時還和蘇志英說:“價格就是這個價格,坐地起價就算是陸氏也不行,以后這種事情不用往我這里報……”

聽到余安安的聲音,陸鳴舟轉身,就瞧見雷鳴岳和雷明珠兩人從會客室內出來。

“安安!”雷鳴岳喚了余安安一聲。

雷明珠鵪鶉似的跟在雷鳴岳的身邊,看著一身寶藍色合身西裝的余安安身后跟著一大群人,企業家的厚重氣場逼人,和穿著打扮精致的雷明珠完全是不同的兩類人。

這讓雷明珠有些不安。

以前在學校大家都穿著校服,就感覺都是一樣的人……

可現在看著余安安一身干練打扮,耳朵上帶著小而精致的配套耳釘,手腕上只帶了一支價值幾百萬的腕表,周身氣場逼人,讓雷明珠不自覺往雷鳴岳的身后縮了縮。

余安安眉頭緊皺,腳下步子一頓:“我不是讓小許通知你們可以先回去了?”

余安安讓小許告訴雷鳴岳,只要不鬧到自己面前來及時打住她可以看在謝子懷姐姐的份兒上不計較,但希望以后不要再出這樣的事情,畢竟有些事可以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你不計較,但明珠這個歉必須道,我們這一次專程從海城過來,也是為了表達道歉的誠意。”雷鳴岳伸手把自己妹妹從身后扯了出來,“明珠……”

雷明珠看著余安安背后一群人睜大了眼一副吃瓜表情的樣子,尷尬又難堪的對著余安安鞠躬:“對不起安安!以后我不會再查你的私事了。”

“查我們安安什么了?”陸鳴舟看熱鬧不嫌事大也湊了過來。

“你怎么來了?”余安安意外陸鳴舟在這里。

“聽說你今天晚上要加班,來給你送晚餐!怕你餓著!”陸鳴舟走到余安安身旁與余安安并肩而立,看向雷鳴岳和雷明珠,視線落在雷明珠的身上,“我想起來,這個……好像就是上次假冒你的朋友進入林家莊園拍了阿姨照片的人吧?”

“嗯。”余安安應了一聲,對雷鳴岳說,“這件事就這么過去了,我不希望有下次!小許……送雷總他們離開。”

“等一下!”陸鳴舟還是那副笑嘻嘻的樣子,開口,“以前我們家安安成為植物人的時候,你們不是她的朋友,甚至都沒有去醫院看過她,后來……我們家安安醒來,你們也沒有做到朋友應該做的,反而在背后背刺她!那么現在……就請你們要點顏面,別打著我們安安朋友的旗號到處招搖撞騙!我不是安安……安安能原諒你們,話要是傳到我的耳朵里,我不免要為我的未婚妻解釋一兩句,希望雷總能聽明白我的話……”

雷鳴岳被陸鳴舟這么點名下面子,臉色也不好看,但這一次他們是來夾著尾巴道歉的,他也沒有爭辯,應聲:“明白!”

“走吧!我給你帶了晚飯,看你昨天吃那個豬肝比較多我就多帶了一點……”陸鳴舟順勢牽起余安安的手朝辦公室方向走去,和她說起了陸氏的事,“我聽說陸氏的人蹬鼻子上臉了!慣的他們!這事兒你都不需要發脾氣,肯定是那私生子干的!我回去就捅到我爺爺面前……”

“雷總,請……”小許上前對雷鳴岳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雷鳴岳和雷明珠兄妹倆看著說笑著給余安安推開辦公室門的陸鳴舟,一語不發跟著小許乘坐電梯離開。

直到坐上車,雷明珠才咬了咬唇開口:“那位陸大少……對安安感覺好好啊!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樣。”

在雷明珠的心里,林家收養了余安安,肯定是指望著余安安聯姻的,既然是聯姻那肯定是沒有什么感情的。

她甚至認為,就算是陸鳴舟在網上秀恩愛都只是為了給公眾秀恩愛,然后陸氏股價就可以瘋漲……

畢竟,林氏集團現在勢頭正盛,又不是上市公司,既然林氏集團唯一的繼承人能和陸氏集團的繼承人結婚,那就說明陸氏集團以后肯定也能如日中天。

可她今天在林氏集團總裁會客室,看到陸鳴舟和余安安秘書辦內所有人的熟悉程度,陸鳴舟應該是經常來林氏集團給余安安送飯。

其實,雷明珠心里是有點嫉妒余安安的。

以前在海城,上學的時候余安安能得到傅南琛那樣滿心滿眼只有她一個人的愛,就連她的丈夫謝子懷也默默暗戀余安安。

現在居然還能得到陸鳴舟這樣頂級家族繼承人每天來送飯的關懷,憑什么!

她余安安不過是一個山溝溝里出來的村姑二姨,她的親生父親明明只是一個強奸犯,她憑什么就這么好命!

雷明珠死死要著下唇,要論起出身余安安和她簡直是云泥之別,可為什么……她什么都比不過余安安,現在還要被余安安壓一頭,還得專程跟著哥哥來京都給余安安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