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當校園文女配覺醒后 > 第47章 探望
  林蘇從大禮堂出來,一直走到校門口。抬頭就看到不遠處昏黃燈光下的熟悉人影,腳步頓住。

  對方倚在車子旁邊,手上拿著一本薄薄的書在看。晚上天氣微涼,他穿的還是學校去年冬裝的西裝式校服。白色襯衫,黑色外套加黑色的褲子,衣領跟袖子處都有白色的條杠。

  身形瘦削修長,地上的影子拉得老長。

  偶爾有路過的學生,大都偷偷打量著他,可他似乎沒有發現,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林蘇站在門口看了一會兒,忽地嘆了一口氣,抬步走過去。

  腳步聲漸近,視線里出現了一雙軍綠色解放鞋。池硯從書本上抬起頭來,看到林蘇,立馬綻開笑容。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少年的笑容讓林蘇腦子里立馬出現了這句詩。

  讓她想要斥責的話就那樣卡在了喉嚨里,說不出,咽不下。

  過了會,她才調整語氣說道:“你們不是下午就放假了嗎?怎么還沒回去?”

  “家里沒人,想等你一起回家。”

  林蘇一噎,隨即皺眉:“你不會一直在這等吧?”

  池硯笑了笑,“沒有,我去圖書館了,我也是剛到的。”

  林蘇拉開車門,推他進去。

  池硯進去坐下,卻看到林蘇愣在原地,用一種很復雜的眼光看著他。心下一慌,他問道:“怎么了?”

  林蘇默了片刻,也坐進去,淡淡道:“沒什么。”

  剛剛觸手的涼意,很明顯不是剛到,反而是在室外待了很長時間。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安靜的沉默。

  池硯手中的書被他捏了又捏,書本一角都要被他折起來了。終是鼓起勇氣問道,“你明天要跟我一起去看望外公嗎?”

  “回吧。”,林蘇手肘撐在車窗上,手掌撐著下巴,眼睛看向窗外在發呆。

  風吹的她的帽子都要戴不穩了。干脆一把扯下來,擱在一邊。

  短短兩個字,語氣平淡。池硯覺得對方在生氣,可是又猜不到原因。

  “你是在生氣嗎?”,他猶豫一下還是輕聲問道。

  林蘇把手放下來,背脊往后一靠,偏頭看向他。

  少年眼眸清澈,閃爍著微光,此刻正滿眼忐忑地看著她。

  林蘇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不知如何解釋。她確實是有點生氣,氣他傻乎乎的在外面等,氣他不跟她提前說一下,氣他說謊。

  明明中午都在一起吃飯,他想要跟自己一起回去,可以跟她約好時間的。而不是一個人在這傻等,要不是她提前出來,他豈不是要在外面等幾個小時。

  “我要是不提前出來,你要在外面等到晚會結束嗎?”

  池硯愣住,沒想到是這個原因。哭笑不得的說:“可是,每次晚會你都是早早退場的呀,我是估摸著你的時間來的。”

  林蘇呼吸一滯,無從辯駁。

  半晌,問:“你中午怎么不跟我說?”

  “……”,池硯能說自己就是擔心林蘇會勸他先回家,所以才不說的嗎?

  “我忘了。”

  林蘇語塞。

  “那你下次在車里等,外面多冷呀。”

  “好。”,池硯乖乖應下,可是他更想在車外等,他可以在人群中一眼就找到她。

  第二天一早。

  林仲華難得跟他們在一起吃早餐。

  林蘇:“爸爸,你的體檢報告出來了嗎?”

  林仲華正在喝豆漿,聞言一口嗆住,咳了好幾下。

  林蘇趕緊坐過去給他拍了拍后背,更加狐疑地看著他。

  林仲華緩過來,心知自己躲不過這件事,只能老實坦白:“出來了,沒什么事兒,就是年紀大的人都有的那些毛病。”

  他也不知道自家女兒怎么就忽然關心起他的身體來,要說這也是好事吧。可是林蘇這大半年老是盯著他的飲食跟休息,他一個習慣了重口味的人忽然被強迫清淡飲食,這滋味可想而知。

  一聽到這模棱兩可的答案,林蘇就明白了。她想了想,狀似感嘆道:“唉,舅舅看起來就很年輕帥氣。”

  “噗!”,旁觀的池硯沒忍住笑了出來。

  這話可就扎心了,蘇澤弘比林仲華年紀還要大十來歲,聽林蘇這話的意思是舅舅比爸爸還要年輕帥氣?

  士可忍,孰不可忍。

  林仲華把碗一擱,沉痛道,“我肯定按你顧叔的醫囑來,清淡飲食,加強運動。”

  林蘇輕輕瞟了他一眼,“哦,你上次也是這么說的。”

  “爸爸這次是認真的,接下來公司里也沒那么忙,爸爸有時間了。”,林仲華一想到自家寶貝女兒說舅舅比自己年輕帥氣,心里就郁悶的不得了。

  “等您堅持下來再說吧。”,林蘇繼續激道。

  池硯連忙轉移話題,“林叔叔,您要跟我們一起回去嗎?”

  池硯剛問完就開始后悔,林叔叔每天忙的跟陀螺似的,哪里有時間。正想補救一下,就聽到林仲華的回答。

  “……叔叔前天去了,你們去吧。”,林仲華略帶心虛的說道。

  按理說自己岳父摔到了,他這個女婿怎么也應該去照顧照顧,可是他真的忙不開。為了工作,他確實虧待了家里人,過年過節不一定有時間陪家人,家人病了也沒時間陪伴。

  林蘇也嘆道:“爸爸,您什么時候退休啊?”

  林仲華一噎,輕輕擰了擰林蘇的耳朵,“你爸爸我還年輕力壯,離退休遠著呢,不過以后會多陪陪你們的。”

  林蘇懶得跟他辯駁,他以前也是這么說的。

  ……

  這次是回去探病,假期就兩天,行李也沒多少,林蘇選擇了坐高鐵回去。

  兩個半小時后,就到了池外公住院的醫院。

  “你這孩子,來就來,怎么還帶這么多東西。”,池外婆看到林蘇跟池硯兩人,別提多開心了。

  “不是我們買的,是爸爸買的。”,林蘇老實道。

  池外婆笑了,指著病房客廳里堆的小山似的禮物,桌上放不下,還有一部分放在地上,“你爸前天來買的東西都還堆在那里,到時候出院跟搬家一樣。”

  林蘇跟池外公打完招呼就出來了,留池硯在里面跟池外公說話。

  池文茵早上回家休息了,在醫院住的不習慣,池外婆則是每天都陪在池外公身邊。其實她們都可以不來,有護工照顧,只是她們都放心不下,就也在醫院陪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