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當校園文女配覺醒后 > 第18章 莊園馬場
  “寶兒,最近缺錢花嗎?爸再給你轉點。”老父親此刻滿腔父愛,女兒不懂事吧糟心,女兒太懂事了吧又心疼。

  “不用,我能自己賺錢了。”林蘇此刻一臉驕傲。

  林仲華失笑,博才的獎學金才多少他作為校董之一還不知道嗎?不過閨女難得這么開心,總不能打擊她。

  “好好好,寶兒長大了能自己賺錢了,以后爸爸就靠你養了。”

  “爸爸你放心,我以后肯定能給你養老。”林蘇知道父親是在調侃自己,此時自信心爆棚的她也懶得計較。

  看著這父慈女孝的一幕,池文茵笑著搖了搖頭,慢慢上樓去。片刻后,拿了兩個檔案袋下來。

  “這是你們爸爸讓我明天給你們的,正好大家都在,你來給他們吧。”池文茵沖林仲華點點頭。

  “哎,好吧。到我來發禮物了。”林仲華雙手接過,又分別遞給林蘇一個,池硯一個。

  林蘇接過來打開一看,一個小紅本本,竟然是房產證,驚訝地看向林仲華:“爸爸,怎么是房子?”

  池硯見狀連忙打開自己手上的檔案袋,也是房產證,嚇得當即要還給林父。

  “阿硯,這是我送你的禮物,哪有收回的道理。”林仲華輕輕推回去。

  “林叔叔,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池硯一臉焦急。

  林蘇愣了一會兒這時回過神來,反而勸道:“阿硯你就收下吧,咱爸不缺這點。”想到夢里池硯對父親的照顧對自己的照顧,他就值得。

  林仲華哭笑不得:“你姐說的對,叔叔就是干這個的,不缺這點。”想了想又補充道:“這是剛開業的樓盤,我瞧著不錯,位置挺好,就給你們留了兩套,這以后可以作為你們各自的婚房。”

  自聽到林蘇考了年級第十的時候,他就在想著要給她準備個禮物,何況池硯一直年級第一。孩子嘛,做的好就得好好獎勵獎勵。車或者房,林蘇不久前才出的車禍,嚇得他夠嗆,他這輩子是不可能給女兒送車的了,那就送房了。

  池文茵也是笑著看著池硯,這個事林仲華事先跟她說過,她一開始也不答應,后面林仲華勸了好久她才接受。人嘛,這一輩子短短幾十年,既然當初選擇跟這個人過下去,很多事情沒必要計較那么清楚。

  她也相信自己兒子的品性,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以后讓兒子慢慢償還就是了。

  池硯聽到“婚房”一詞,臉頰漸漸暈染上粉紅色,分外不自在。

  林蘇倒是坦然,還有興趣拿過池硯的來看,才發現他們兩人竟然是同一棟樓的上下單元,這個小區的房子一層就一單元。

  “咦,我們是同一棟樓的上下層。”說完看向林父,面上似有不解。

  “就是特意買的同一棟樓,你們是姐弟,這輩子彼此要好好幫扶。”林仲華想著自己也沒個親兄弟姐妹,林蘇這一輩也是只得她一個。

  既然有池硯在,就得好好培養感情,以后他老了或者走了,女兒受欺負了,也不至于沒個人可依靠。

  “好吧。”林蘇覺得父親有點杞人憂天,只是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也不是不能理解。

  “我想去看看。”林蘇還從來沒有擁有過寫著自己名字的房子,內心蠢蠢欲動。

  林仲華點點頭:“你明天跟阿硯一起去,我跟你池阿姨要參加酒會,就不陪你們了。”

  “好。”林蘇答應的毫不猶豫,林父就是不說她也是要拉池硯作伴的。

  ……

  田家。

  田宏光前腳出門,高家慧后腳就把桌上的碗碟一把掃落,噼里啪啦的碗碎聲響起,嘴里咒罵道:“你爸是不是老糊涂了,居然把那套房子的名額給田予這個白眼狼。”

  田欣怡默不作聲,伸手拿起餐巾紙,慢慢擦掉濺在她身上的污漬,然后端起湯碗慢悠悠的喝湯。

  高家慧看她這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頓時怒從心起,走過去一把拍掉她的湯碗,吼道:“吃吃吃,你是餓死鬼投胎嗎?我跟你說話呢,你聽見沒有?”

  田欣怡這才抬起頭看著她,露出一個諷刺的笑容,淡淡道:“聽到了又怎樣,您都沒有辦法,跟我說有什么用。”

  總是這樣,在父親那里受了氣就來找她出氣,憑什么?都是她的孩子,就因為她是女孩哥哥是男孩,所以她就活該?

  高家慧噎住,她確實沒有辦法,田宏光做的決定她從來都干預不了。可是,就這樣給繼子一套兩千萬的房子,她不甘心。家里的所有東西都應該是她兒子的,明明她兒子才是長子,應該繼承家業的長子。

  田欣怡懶得跟她爭執,站起身準備回房。

  忽然,高家慧一把拽住她的胳膊,眼睛死死的盯著她。田欣怡被拽的腳下一趔趄,心里也不耐煩,回過頭冷冷的看著高家慧,壓抑的怒火在燃燒。此刻的兩人不像親生母女,更像是仇人。

  高家慧最討厭她這種眼神,明明是自己生的女兒,卻總是跟自己唱反調,撇開眼,說:“誰說你沒有辦法的,林蘇不是你同學嗎?她爸爸不是這個小區的開發商嗎?你去跟她說說,讓她爸爸給你哥哥一個名額。”

  江逸花園自開發起定位就是高端小區,地段優越,周邊交通、教育、醫療、生活服務資源配備齊全。周圍環境優美,整體設計搭配非常完美。

  也因為條件優越,從開發起就被各方關注,即使限制了購買數量,也在剛開盤時就被搶購一空。

  除了房子本身價值,更重要的還是附加價值,房子的價格決定了能住在這里面的人都不會是普通人。

  而林仲華送給林蘇跟池硯的恰好就是這個小區的房子。

  田欣怡聽到這話被氣笑了,一把甩開高家慧的手:“要去你自己去,我丟不起這個人。”

  “你,你給我站住!”高家慧看著田欣怡遠去的背影,氣的拿起桌上的花瓶扔過去。

  田欣怡聽著身后傳來瓷片碎裂的聲音,腳步不停的向前,心里說不清是什么滋味。失望跟難過攢多了,也就麻木了,自己還能期待什么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