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當校園文女配覺醒后 > 第21章 路星辭
  忽然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阿硯,咱們晚上吃什么。”

  點外賣?可是阿姨說外賣不健康,不讓吃。

  她不會做飯,母親蘇靜嘉樣樣都好,就是不會做飯,每次她心血來潮想要給家人做飯的時候,就是她跟父親的受難日。因為,真的很難吃。

  父親林仲華倒是會做飯,但是他工作繁忙,下廚的次數屈指可數。以前家里都是保姆做飯,所以她一般也沒什么機會實踐,父母對她這方面也沒有要求,就一直都沒有學過做飯這個技能。

  現在,只有她跟池硯兩個人在家,要怎么解決吃飯問題?她是姐姐,理應照顧弟弟,就是有點擔心自己遺傳母親的做飯水平。

  池硯看著林蘇就因為吃飯這個事,仿佛面臨著前所未有的難題一樣,眉頭緊皺,不由得好笑。

  “姐姐,你想吃什么?”他問。

  林蘇眼神明亮了幾分,帶著希冀看過去:“你會做?”

  池硯笑了笑,說:“以前媽媽要上班,我都是自己做飯吃的。”

  “……”林蘇忽然不知道怎么接這話,有點心疼,她比他還大兩歲,都還不會做飯。他以前才多大,就要給自己做飯吃了。

  半晌,才說:“冰箱有什么就做什么吧,我給你打下手。”

  “好。”池硯沒想到自己隨意的一句話讓林蘇這么有感慨,他此刻滿腦子都是要做什么,姐姐平時喜歡吃什么,一邊想一邊往廚房走去。

  最后,晚餐是芹菜炒牛肉跟番茄炒蛋。除了芹菜長的很長,短的又很短,牛肉片厚跟肉塊一樣,薄的又薄如蟬翼,番茄好在已經看不出形狀,其他都很完美。

  林蘇包攬了所有洗菜切菜的工作,只是她沒想到一把菜刀竟然這么難馴服。池硯雖然啥不說,但她也能看到對方憋笑的嘴角,還安慰她說:“姐姐,第一次做成這樣很不錯了。”這是事實。

  林蘇難以接受的是看起來那么簡單的事情自己竟然做不好。

  好在并不影響味道,吃起來還是很好吃的。兩人第一次合作的飯菜,最后都吃完了。

  翌日下午。

  趙于野:@池硯,你姐姐在干嘛,怎么沒回我微信?

  周錦:?

  周錦:我不在錯過了什么?

  張博文:這個說來話長。

  周錦:那就長話短說。

  張博文:他姐打野六的飛起,跟他姐一起真躺贏!

  張博文:我也想要這樣一個姐姐!

  周錦:我才不在一天你們竟然叛變了?

  趙于野:@池硯,求姐姐帶飛!

  不斷亮起的手機屏幕,終于吸引到了池硯的視線,拿過點開一看。眉眼稍揚,唇角也勾勒起淺淺的弧度。視線掃過對面,林蘇正一手撐額頭,一手握筆在紙上寫寫畫畫,手機反扣著放在桌面上。

  手指飛快打字回復。

  池硯:在學習。

  引用了趙于野第一句問話。

  趙于野:周末學什么習啊?咱們一起野區遨游啊!

  池硯笑了笑,沒回,按一下電源鍵把手機屏幕息屏,然后學著林蘇那樣倒扣在桌面上,繼續埋頭學習。

  ……

  冬日的天氣微涼,下午的太陽暖融融的。教室里正是午讀的時候,稀稀拉拉的幾聲讀書聲音,像催眠一般,弄的人昏昏欲睡。

  數學老師進來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場景,正欲發火,視線被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板書吸引住,反應過來后更是火大。像是熱油里濺進了一滴水,瞬間炸裂,不可收拾。

  三角尺用力一拍,喝到:“今天的值日生是誰?”

  大家從迷茫的狀態中被驚醒,看了黑板上今天值日的名字,又紛紛看向林蘇那邊,數學老師宋忠法順著他們視線也看過去。

  林蘇無視周圍黑壓壓的目光,毫不猶豫,頭也不回的抬起手指往后一指,“他。”

  同桌漲紅了臉,想要起來去擦黑板的動作,被林蘇一只手死死拽住。上午就是林蘇跟同桌擦的黑板,路星辭沒有一點要值日的意思,剛好他同桌今天請假沒來,本來四個值日生就剩下三個,路星辭不做的話就只有她跟同桌兩人。

  林蘇可不吃這虧,就算他是男二路星辭也不能,又不是她的男二,關她什么事!

  路星辭看著前面那根正指著他的白嫩手指,差點氣笑了。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跟他作對,在特優班這么多年,大家都知道他的脾性,加上家境優越,輕易不敢惹他。平時輪到他值日的時候,都是默默幫他做了,他也習以為常。

  數學老師顯然也知道路星辭,偏偏他也知道林蘇,兩個都不好惹。這種富家子弟,唉,頭大。

  咳了一聲,想要把這事翻過去,自己拿起黑板擦。視線里有個人站了起來,然后慢悠悠走了上來,拿過他手里的黑板擦,一點點開始擦掉黑板上的板書,正是路星辭。

  嘶~

  周圍一片抽氣聲。

  少年肩寬腿長,長腿把校服褲邊沿的兩道白杠都抻的筆直,完美的身材比例。剪裁得體的校服穿在他身上,竟有一種禁欲的味道。

  林蘇看著他擦完黑板下來,剛好對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神,她毫不心虛的看回去,揚起明艷的臉,虛虛的拍了幾下手掌:“干的不錯,下次繼續。”

  赤裸裸的挑釁。

  同桌都看不下去了,手指在下面扯了扯她的衣角。

  少年明晃晃的翻了個白眼,從旁邊走過去,一股清苦的氣息撲面而來。還沒等她想明白這是什么味道,就已經慢慢淡去,消失了。

  路星辭拉開椅子,坐下,長腿一伸,剛好踢到前面林蘇的椅子。

  林蘇也懶得計較他這點幼稚的行為,只要他老實干完活,其他的她不在意。一手撐著下巴,一手轉著筆,開始認真聽課。

  數學可不容易呢,要好好聽講才行。

  下午的課上完。

  等人都走的差不多后,林蘇拿了兩把掃把,走過去遞給路星辭一把,“不要客氣。”

  誰跟她客氣了?

  路星辭無語,一把拽過,說:“謝~謝~啊~”每個字拉的老長,頗有咬牙切齒的意味,不就是怕他跑掉不打掃衛生嗎?他路星辭是這種人嗎?

  要是其他同學聽到他這心聲,必得回他一句:你自己心里沒點數嗎?

  教室里的幾個人看的目瞪口呆,還能有這種操作?不愧都是學校里不好惹的人。

  路星辭視線掃過周圍的人。

  大家渾身一凜,收回視線。

  算了,這種熱鬧看不起。

  走了走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