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當校園文女配覺醒后 > 第19章 看房
  “阿硯怎么起這么早?”池文茵看著兒子坐在一樓沙發上,驚訝的問道。

  “習慣了。”池硯抿了抿唇,昨晚姐姐說今天要跟他一起去看房子,他早上六點醒來后就沒再睡著,索性起來了。

  “媽媽,你要做早餐嗎?”

  “是啊,平時都是張姨在做,周末媽媽給你們做,這樣才有家的味道。”池文茵溫柔的笑著說。

  池硯也笑了:“媽媽,我來幫你吧。”

  “好啊,阿硯也要學著做飯了,以后才有女孩子喜歡。”池文茵調侃道。

  “媽~”池硯紅了臉,拉長聲音想要反駁母親。

  “好啦,不說了,來幫媽媽洗米。”池文茵看到兒子窘迫的樣子,也不好繼續開玩笑,自家兒子臉皮薄。

  ……

  等林蘇醒來,洗漱完換好衣服下樓的時候,林仲華已經坐在沙發上拿著筆記本在工作,池硯則在廚房幫忙。他聽到聲音回頭一看,少女穿著黑色絲絨魚尾半身長裙,米白色短款毛衣,頭上戴著杏色貝雷帽。正緩緩從樓上走下來,他下意識的轉過頭不敢再看,心跳的有點厲害。

  “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嗎?”少女扒著門框歪著頭詢問,毛茸茸的辮子垂在她耳邊,隨著她的動作歪下來,格外俏皮可愛。

  池文茵溫柔道:“沒有,你出去坐一會,快好了。”

  “那我端碗筷吧。”林蘇走向櫥柜。

  “好呀。”池文茵也看出她不是跟自己客氣,而是真的想要動手幫忙,笑容更甚,也就隨她去了。

  一家人吃完早飯,林仲華要去公司處理一下工作的事情,池文茵等著做造型準備下午的宴會。林蘇覺得無聊就拉著池硯去看新房子了。

  “趙叔,就在這停車吧,我們走上去。”林蘇說道。

  “好的,小姐。”

  江城已經進入了初冬時節,陽光明媚也遮不住寒風瑟瑟。剛下車,一陣風吹過,林蘇被吹得一哆嗦。直往池硯身后躲,池硯無奈,只能走在前面給姐姐擋風。

  少年穿的一身黑,黑色的衛衣和黑色的褲子,不知什么時候悄悄長高了一點,身形愈發修長挺拔,更顯俊秀。

  “阿硯,你怎么比我還高了?”林蘇用手量了量,自己竟然只到對方耳朵上面的位置了。

  池硯聞言轉過身來,林蘇猝不及防地近距離對上他的眉眼。對方的眼神澄澈明亮,她甚至能看到他漆黑的瞳孔里倒映著自己的身影,長長的睫毛在他眼瞼下投下一片陰影。

  呼吸滯住,心跳變得急促。

  然后看到他笑了,慢慢揚起嘴角,看到他說:“姐姐,我是男孩子。”

  沉默幾秒。

  “唉~”林蘇微微嘆了一口氣。

  池硯忍著笑問:“姐姐不開心嗎?”

  林蘇認真思考了一番,說:“也不是,就是覺得以后你會長得更高,我都沒有姐姐的威嚴了。”

  “……”

  沒想到得來的會是這么一個回答,池硯神情一愣,而后笑出聲來:“可是姐姐你初中就是博才校霸,而且至今沒變過。”

  也是,她還是占據最高武力值的那個。絲毫沒覺得她一個女孩子擁有這個“校霸”名頭有什么不妥,林蘇甚至引以為榮。

  池硯看著她一臉驕傲的樣子,像只偷了腥的小貓咪,得意洋洋的。心中好笑,她永遠都是那個發著光的小太陽一樣,溫暖又可愛。

  距離小區門口還有挺長一段距離,都是緩緩的斜坡,路兩邊綠化面積有點大,江城的冬天不下雪,草地還是綠油油的樣子。

  附近還有一個湖,湖的旁邊有運動設施,這個點已經沒有人在鍛煉。只有三三兩兩的人坐在湖邊長椅上,更遠一點還有人在草地上鋪著墊子在野餐。

  到了小區里面,外面景致是古典美的江南園林風格,房屋里面又是簡約大氣的歐美風格,還是全屋智能家居。

  林蘇走了一圈看了看,得出結論:“好像還不錯的樣子。”

  她這個戶型應該是小區里面少有的,陽臺還有個小的露天泳池。里面有影廳,k房,超大的客廳跟主臥,采光效果很好,都是落地窗。

  剛開始的好奇在逛了一圈下來后,就慢慢消失了。家里房產眾多,涵蓋各種風格,現在常住的別墅設計也是非常超前的。

  又上去池硯的那套房看了一下,跟她的幾乎是一模一樣的設計跟配置。

  “看完了,咱們去吃飯吧。”

  池硯笑了笑,溫聲道:“好。”

  小區內還有餐廳,此時人不多。林蘇走了進去,選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池硯先去上了個洗手間,出來一眼看到林蘇的位置,快步走過來,正欲坐下。

  旁邊傳來一個聲音:“喲,這不是我們的年級第一嗎?”

  “怎么,也來看房?”

  “可惜呀,你買得起嗎?”

  聲音落下,好幾個人的哄笑聲響起。

  池硯這才注意到卡座后面的人,透過綠植的遮擋,清晰看到對方眼中的惡意。

  “哦,差點忘了,你不止一個爸爸,還有一個有錢的爸爸。”

  “哈哈……”

  充滿惡意的笑聲回蕩在耳邊,林蘇慢慢站了起來,轉過身一字一句認真地看著他們說:“嘴巴不要可以捐了。”

  張恒瑞剛想繼續說出口的話忽然就卡在了喉嚨里,說不出也咽不下,噎得難受。旁邊幾個男生也安靜下來,一時安靜的詭異。

  該死,林蘇怎么也在。

  還有,她這是在維護池硯?

  不是說她們關系不好嗎?

  這語氣是怎么回事?

  作為同是被博才經常性通報批評的學生,他們都認識林蘇,甚至有一個還被林蘇揍過。

  池硯怕林蘇跟他們起沖突,一把握住林蘇的手:“姐姐…”

  林蘇看著池硯擔憂的眼神,心里微微酸澀,沖他安撫一笑,然后跟張恒瑞他們說:“道歉。”

  看著林蘇冷冰冰的眼神,張恒瑞心里發怵,他不是沒見過林蘇打架的樣子,那叫一個狠。加上林父那個出了名的“女兒奴”,不管是哪個,他都惹不起。

  另外幾人看張恒瑞都慫了,更不敢吭聲,他們當中張恒瑞家里最有錢,張恒瑞都不敢得罪的人他們更不敢。

  幾人你推我我推你,磨磨蹭蹭的過來,對著池硯微微鞠躬:“對不起。”

  池硯掃了他們一眼,垂下眼簾,沒有說話。

  林蘇端詳了一會,狐貍眼微瞇:“你們經常欺負他?”

  “沒有沒有…”此時的他們哪敢承認這個,而且池硯作為年級第一,老師那么看重,他們也只敢嘴上說說,氣一氣對方而已。

  “真的,老師那么看重他,我們哪敢啊。”其中一個黃頭發戴耳釘的男生急道。

  “你們走吧。”池硯淡淡道。

  幾人一聽就想立刻走,看著林蘇又遲疑:“蘇姐?”

  “滾。”既然池硯發話了,那就先不跟他們計較吧。

  “好,好嘞~”幾人你推我搡的出了門,其中一個到了門口又回來,弱弱地說:“我,我去買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