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穿書后,她在八十年代發家致富 > 第38章為了賺錢不要命了?

  話一出口,江夏就被自己虎狼之詞嚇著了,反應過來這話不妥,她忙解釋道:“我幫你處理一下傷口,你將衣服脫了,我看看。”

  說完她就跑去梳妝臺,翻出棉花和紗布,還有那盒云南白藥。

  周承磊以前經常受傷,有備著傷藥的習慣。江夏知道放在什么地方。

  光線昏暗周承磊還是看見她嫣紅的臉,向她伸出手要藥:“給我,我自己來。”

  江夏沒給他,板著臉讓自己看起來嚴肅點:“后背的傷你怎么上?坐著別動,趕緊將衣服脫了。”

  “……”

  周承磊看了她故作鎮定的臉一眼,乖乖坐好,雙手揪住衣擺往上一提,就將衣服脫了。

  江夏一眼就看見他的腹肌,不會過分張揚,但線條分明,恰到好處。

  這人得天獨厚擁有俊美的臉龐,完美的身材。

  她拿著棉球小心翼翼地擦掉他手臂上多余的血跡。

  周承磊垂眸看著她。

  昏暗的光線下,她眉眼如畫,很精致,很漂亮,動作很溫柔,周承磊不免看得出神。

  棉球在手臂輕輕擦拭,江夏表情有凝重,眉頭微皺:“這道傷口有點深。”

  周承磊回神看了傷口一眼,不甚在意:“小傷,過兩天就好了,不用擔心。”

  江夏擦干了血跡,就拿起云南白藥散,示意他抬起手臂,將藥粉撒在傷口上,然后薄薄的纏了一層紗布,既能包住藥粉,又讓傷口透氣,愈合得更快。

  “這兩天最好還是不要濕水,免得感染了。”

  周承磊見她熟練的包扎手法,微微挑眉,輕應了一聲:“嗯。”

  處理完手臂的傷口,江夏看向他后背,后背的傷口不深,只是輕微的劃傷,不上藥也行。

  只是他后背有許多傷疤,觸目驚心,書里說他是上過戰場的,參加過幾場戰事立下了不少功,九死一生,忍不住問道:“后背的傷疤戰場上留下的?”

  “嗯。”

  “當時傷得很重吧?”江夏看著那傷疤,難以想象他是怎么活下來的。

  “還行,死不了。”

  其實是差點死了,但只要能打勝仗受點傷算什么?死了也值。

  周承磊轉頭看了她一眼,見她眉頭皺緊緊,站起來,去衣柜拿了一件襯衫穿上,遮住后背猙獰的傷疤:“嚇著了?很難看?”

  江夏回神,搖了搖頭,佩服道:“不難看,這些都是您們這些可愛的人的勛章,永不褪色的勛章,很好看。”

  周承磊扣扣子動作頓了一下,心頭劃過一絲異樣的悸動,他看了一眼窗外:“離天亮還早,你繼續睡會兒。”

  周承磊穿好衣服,又從衣柜拿了一條褲,打算去隔壁房間換上。

  江夏見他走出去:“你去哪里?”

  “換褲。”

  江夏:“……”

  她就不該問的。

  差不多天亮了,外面狂風暴雨,又停了電,什么都干不了,江夏又回床上躺著了,很快就睡著了,一直到天亮了才醒來。

  外面還吹著風,下著雨。

  周承磊不在房間。

  江夏換好衣服出去,發現他正在廳的角落里刨木頭。

  已經刨好了幾根,還有一根在刨,江夏見那幾根木頭刨得挺光滑的。

  問他刨木頭干嘛。

  周承磊:“在葡萄架下做了秋千。”

  不知道為什么,他覺得她應該喜歡院子里有個秋千。

  江夏沒想到他竟然會想到做個秋千,更想不到他會做:“挺好的。你會做?”

  “嗯,不難。”其實竹椅,竹凳那些他也會,就是沒有那個時間去做。

  今天刮臺風沒事干才想著做個秋千。

  周父正在破竹子。

  長長的大廳,桌子搬到一邊,父子二人各安一隅,互不打擾。

  江夏見周父拿著一根竹子,從竹子的橫截面中間破開一個口子,然后塞一條小木棍進去,然后再在截面開一個口子和剛剛那個形成十字,又塞一條木棍進去,兩條木棍形成十字往下一推,整根竹子就破開四片了!

  接著又將這四片竹子分成八片……

  干凈利落!

  她總算明白勢如破竹是怎么來的!

  周母已經做好早飯了,白粥配酸筍,還有豆豉蒸魚仔,倒也開胃。

  就是從屋外面將吃食搬到屋里,江母衣服都濕了,又去換了一身衣服。

  江夏去洗漱回來也溫了一身。

  這種老房子還是諸多不方便,沒有廁所,廚房也在外面。她以后蓋的房子,去廚房一定不用淋雨,屋里也要有衛生間。

  現在晚上她都不敢喝水,亂吃東西,就怕半夜要出去外面上廁所。

  臺風天,家家戶戶都不出門。

  周父在屋里編織曬墊,周承磊做秋千,周母織魚網,整個大廳幾乎沒有落腳的地方。

  江夏想到臺風過后滿海灘的蝦,她出去找來了兩個竹耙,讓周承磊削一些細竹篾給她,她要改良一個收蝦耙子!

  外面的風少了些,雨還很大,等雨停了,她就去收蝦。

  周母見她笨拙地將竹耙上的齒用竹篾編織起來,她好奇道:“小夏,你這是在干啥?”

  江夏:“我打算做一個趕海工具,媽放心,用完我會將這些竹篾拆掉的,不會弄壞耙子。”

  周母從未見過如此奇葩的趕海工具,只覺得她是閑的沒事干,也沒管她。

  雨下了整整一天,風時強時弱。

  風少一點的時候,周承鑫和田采花冒雨來了一趟,他們擔心屋頂的瓦片被刮走,來看看需不需要接他們過去新房子住,還帶了一點菜過來。

  田采花看見江夏在擺弄那個竹耙,好奇道:“小夏你這是在干嘛?”

  “做一個趕海工具,聽說臺風過后海灘上有許多魚蝦,到時候我耙一下不就將魚蝦都撥到一堆。大嫂要不要做一個?”

  田采花嘴角抽了抽:“不用了!你以為臺風過后就會滿地魚蝦?還用到竹耙子?沒那么多的,別費那勁了!”

  用她改造過的玩意,耙一下魚蝦是不是一堆她不知道,沙子就絕對一堆!

  真是沒有見過世面!

  江夏沒有多說,總不能直接說她知道有,就讓大家以為自己因為無知而歪打正著吧!

  她當然知道臺風過后滿海灘的蝦可能性極少,但在現代她也刷到過類似視頻。

  而且她穿書了啊!

  這場臺風是作者特意給女主安排的賺錢的臺風,又是和男主開始感情線的臺風!

  不過周承鑫夫妻都出門了,現在外面的風雨都小了,臺風過去了,只是還下雨。

  江夏問周承磊:“現在去海灘可以嗎?”

  田采花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她,現在去海灘?為了賺錢不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