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穿書后,她在八十年代發家致富 > 第8章分家(一)

  江夏沉默了一下問道:“分家,我們搬去哪?”

  江夏不想留下來,可是別人穿越好歹會接收原主的記憶,但她沒有。

  一點記憶都沒有!

  她連娘家門口開哪個方向她都不知道,她怎么回娘家?

  所以周承磊不給她開介紹信,她只能留下來。

  “以前的舊房子,幾十年的老房子很破舊,沒法和這房子比,而且那房子離海邊比較近,會有點潮濕,不知道你受不受得了。”周承磊將實情告訴她,讓她來選,免得她受不了,各種的鬧。

  江夏沒有什么所謂,有個落腳的地方就行:“我沒關系。”

  周承磊并不覺得她沒所謂,這新房子她都不習慣,舊房子她恐怕更加受不了。

  不過她受不了,可以回娘家。

  “我去和爸媽說一說分家,你早點睡。”

  然后周承磊就出去了。

  周承磊出去后,江夏等頭發干了他也沒回來,應該是不回來睡了,也好,畢竟不熟,同床共枕還是有點尷尬的,她關上門,拉了燈睡覺。

  迷迷糊糊間,她感覺有人進來摸了摸她的額頭,又出去了。

  發燒的人半夜容易反復,周承磊不放心,過來看看,見她沒再發燒,就回去侄子的房間打地鋪了。

  第二天,江夏是被雞啼聲吵醒的,天還沒亮,估計五點半左右,但她昨晚十點左右就睡,醒來整個人神清氣爽。

  外面已經傳來了低聲說話聲和一些干活的動靜,江夏沒有賴床的習慣,起床走了出去。

  天井里,田采花正在刨紅薯絲煮紅薯粥,看見江夏這么早起來,愣了一下,又笑著打招呼:“四弟妹這么早,你身體不舒服,多睡一睡會好點。”

  心情明顯很好,她已經知道周承磊要分家,所以她決定不和江夏計較了。

  周母正在剁菜絲喂小雞,看見江夏心情煩悶,家都被她弄散了!

  她還是關心了一句:“燒退了沒?”

  小兒子昨晚后來又說不離婚,分家。周母心里再不滿江夏,還是得忍著,不然兒子夾在中間,受氣的是她兒子。

  她兒子十幾歲就去當兵,一去十幾年,上過戰場上,九生一死的活著回來,可不是回家受夾心氣的。

  別人不心疼她兒子,她心疼!

  只要江夏以后愿意好好的和自己兒子過日子,她有什么毛病她都忍了。

  誰讓兒子舍不得離婚。

  別人開口就是關懷,江夏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笑著打招呼:“退了,媽,不用擔心。大嫂做什么早餐?我來做吧!”

  稱呼周母為媽還是有點不自然的,但是暫時離不了婚,不習慣也得喊。

  周母一聽就道:“不用你做,你不添亂我就阿彌陀佛,大吉大利了!”

  對她的怨氣不自覺帶了出來。

  江夏:“……”

  田采花也覺得江夏不會做,只是嘴說說而已,不過都要分家了,干完今天,她就不用侍候,沒必要計較。

  今天她心情好,笑呵呵的道:“不用,不用,快做好了,我將這紅薯放進粥里再熬一熬,就可以吃了,你快去洗臉吧!”

  田采花利落的將刨好的紅薯絲倒進小爐子上熬著的白粥里,又將木柴推了進去一點,加大火力,快點將粥煮好。

  煮熟就可以吃早餐,吃完早餐就可以分家了。

  江夏就去洗碗刷牙,剛刷完牙洗完臉,周承磊這時也從外面回來,一身的汗,明顯是跑步回來。

  周承磊看見江夏這么早起來,明顯怔了一下,下意識問道:“怎么這么早起來?頭暈不暈?還沒有發燒?”

  大清早就接收到一個又一個的關懷,這種感覺江夏從來沒有試過,哪怕知道對方真心不多,她還是覺得有點暖,笑道:“沒事了,好多了。”

  周承磊見她氣色紅潤了,就沒有再說什么,打了兩桶水去沖涼刷牙。

  粥沒有那么快煮好,江夏幫著周母剁紅薯葉子,還問她是不是喂雞用的。

  周母一開始還怕她將自己手剁了,見她剁得又快又好,還挺驚訝的,“不是,一會兒熬豬食用的。”

  “哦,豬食還要煮過嗎?”

  周母見江夏有興趣,就和她說起話,教著她一些。

  兒子和她分家出去過,她懂得多一點,兒子也輕松一點。

  然后江夏知道周家養了三頭大肥豬,還養了一頭牛,雞和鴨也各養了十幾只,還有一群剛孵化出來十天的小雞。

  豬需要喂,牛放出去吃草就行,放牛這活計一般是家里的孩子干的。鴨子只要趕到海灘它們自己會找小魚小蝦吃,到時候去趕回來就行。雞也可以早上放到竹林子讓它們自己找吃的,但晚上也要喂一餐。

  小雞要侍弄仔細一些,喂雞仔米,若是喂菜葉子要剁碎,大一點就可以由著老母雞帶它們出去覓食。也沒有人偷,家家戶戶都這樣,只要給雞鵝鴨做好標記就行,例如剪掉尾巴或者頭頂一撮毛,用繩子綁著腳之類的。

  兩人切完一大堆紅薯藤,江夏打掃干凈院子,粥也好了,可以吃早餐了。

  早餐只有紅薯粥,但紅薯粥很好吃,有紅薯的香甜軟糯,又有蝦米的咸香,江夏吃了兩碗。

  吃完早餐,光宗耀祖和小周舟背著書包自己走路去上學了,周父將一家人叫到廳里,說分家一事。

  “你們幾兄弟都已經成家立室了,也是時候分家了。老二前陣子在鎮上買了房子算是第一個分出去了,當時他買房,我和你媽出了兩千元,那時就說好以后分家家里的房子就和他們沒有關系了。”

  田采花抿唇,她為什么不滿?就是因為這事!她和周成鑫沒有文化,沒有工作,周承磊退伍轉業回來本來是可以在鎮政府做的,但他不去干,他不干就算了竟然將工作機會讓給了老二,一點也不顧及還在家里打漁的大哥。

  老二當時可是在村委會里當村干部的,都已經有工作了!

  周承磊為什么不將工作讓給他大哥?看不起他大哥才小學畢業?

  接著周承磊娶江夏回來,什么家務都不干,她一個人做一大家子的飯,照顧老的還要照顧他們夫妻二人,憑什么她什么好處都沒得到,還要侍候他們夫妻二人?

  周父繼續道:“這間新屋承磊說給承鑫,他和江夏搬去舊屋住。”

  田采花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