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被病嬌邪神強吻我在恐怖直播爆火了 > 第470章 水鬼怪談(16)

桑榆手指撿起一塊皮膚組織,殷紅的血弄臟她的手指,光滑白皙的肌膚紋理證明著皮膚的主人來自……女人。

而且還是一個保養不錯的年輕女人。

林呈鑫注意到桑榆的動作,見桑榆手中捏著一塊鮮血淋漓的人皮,他瞳孔驟然緊縮。

“人皮?為什么會有人皮?”

他猛地看向水池,只見原本散落著魚鱗的水池子里,此時到處都是人體皮膚碎片。

人皮的膚色很白,和魚鱗一樣發白,薄薄的一層,切口十分整齊。

“我……我殺的明明是魚,我沒有殺人我沒有殺人……”

林呈鑫受到刺激,精神開始出現不穩定。

嚴睿重重拍了他一巴掌:“那條魚是水鬼變的,和人沒有關系。”

被嚴睿這么一提醒,林呈鑫的精神逐漸恢復穩定。

“對,我沒有殺人……是水鬼,一定是水鬼!”

雖然林呈鑫已經經歷十場副本,但對于他來說,他最后的底線就是——絕不會殺人。

嚴睿湊到水池旁,學著桑榆撿起一塊人皮,他仔細觀察著人皮的膚色,語氣篤定道:“是個年輕女人的皮膚。”

而且皮膚保養得光滑細膩,絕不是漓水村的婦女們會有的皮膚狀態。

而此刻,只有面前的兩個女人最有嫌疑。

桑榆和柯珂都是屬于那種皮膚非常白皙,年輕又漂亮的女人……

嚴睿最終將懷疑的目光對準柯珂:“這條魚是你帶回來的。”

柯珂冷笑:“是我帶回來的又怎樣,難道你懷疑這條魚的真實身份是我?別太搞笑了,如果這條魚是我的話,那為什么林呈鑫殺了魚卻沒有得到懲罰,畢竟玩家之間可是禁止互相殘殺的。”

被柯珂這么一說,林呈鑫也忍不住說道:“睿哥,珂姐說得很有道理,如果這條魚是真正的珂姐,我早就已經死了。”

嚴睿眉頭緊緊擰成一團,柯珂的話不無道理。

若是魚的真實身份是柯珂,那殺了魚的林呈鑫為什么沒有被游戲系統抹殺?

難道真的是他猜錯了?

柯珂沒有問題……

不對,一定有哪里不對!

嚴睿頭疼欲裂,五官因痛苦而扭曲起來。

桑榆歪了歪頭,目光在林呈鑫和柯珂身上打量。

“林呈鑫,你為什么要主動殺魚呢?”桑榆突然問道。

被點名的林呈鑫“啊”了一聲,他連忙解釋道:“是珂姐問我們誰會殺魚,我想要表現一下,就接下了這個活兒。”

桑榆笑了笑:“那你膽子挺大的。”

林呈鑫不好意思地撓頭:“殺魚這種粗活怎么可以讓女孩子來干。”

【桑榆什么意思,難道是懷疑林呈鑫?】

【林呈鑫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嗎?】

【如果說……不對勁的地方,那就是他明明知道魚可能是水鬼變的,卻主動去選擇殺魚,然后看到魚的內臟和人類一樣,又大驚小怪】

【我也覺得,感覺林呈鑫的膽子忽大忽小,有種非常矛盾的割裂感】

【我好像猜到了什么……】

此時的嚴睿已經漸漸冷靜了下來,他看了桑榆一眼,眼神充滿復雜的情緒。

“看來是我多疑了。”他用力按了按太陽穴,緩解頭疼的癥狀。

林呈鑫關心道:“睿哥,你看起來臉色不太好,還是趕緊去休息吧!”

嚴睿“嗯”了一聲,在回屋前對著林呈鑫擺了擺手:“我打算今晚去漓河夜釣,你能陪我一起去嗎?”

林呈鑫眨了眨眼睛,不由得納悶道:“任務不是要求單獨去嗎,我如果陪你的話,任務不就失敗了嗎?”

“我是打算熟悉一下夜釣的環境,并不是去做任務。”嚴睿悶聲說道。

林呈鑫恍然,他點點頭:“那行,我晚上陪睿哥一起去。”

而這時,桑榆順便說道:“我也一起去吧!昨晚沒釣到大魚,今晚繼續試一試。”

他們三個都準備晚上去漓河釣魚,只有柯珂站在一旁。

“我對釣魚沒興趣,希望你們能夠……平安回來。”她的語氣意味深長。

夜色降臨。

漓水村家家戶戶大門緊閉,陷入死寂之中。

夜風微涼,吹得樹葉沙沙作響,漓河的水面上飄蕩著一盞盞白色燈籠,形成一道曲折蜿蜒的白色之路。

“這些燈籠昨晚還沒有呢?”

林呈鑫搓了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覺得這些白色燈籠很是詭異。

嚴睿臉色嚴肅道:“應該是村子里的村民害怕水鬼爬上岸,想要用這些白色燈籠為亡魂引路,將他們超度。”

林呈鑫有些害怕地說道:“那我們還要下河嗎?”

嚴睿咬了咬牙,嘴里吐出一個字:“下。”

他和林呈鑫跳到一艘漁船上,而桑榆獨自乘坐另一條漁船。

船槳在河面劃動,漁船慢悠悠地飄蕩在水中,兩條漁船距離漸漸拉開……

林呈鑫對著桑榆喊道:“桑榆姐,你不要劃太遠了。”

桑榆的劃船技術明顯高于他們兩個,將他們兩個遠遠甩在后面。

漆黑的河面上,她的身影逐漸看不真切……

嚴睿突然停下劃船的動作,看向林呈鑫:“呈鑫,你知道為什么村規說不能兩個人同時乘坐一條漁船嗎?”

林呈鑫一臉茫然地說道:“這我哪兒知道。”

嚴睿從兜里掏出煙,用打火機點燃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五官在昏暗的環境下模糊不清。

“我問過漓水村的村民,兩個人不能乘坐同一條漁船的原因是……”

他緩緩說道:“你永遠不知道身邊的另一個同伴到底是人……還是水鬼?”

林呈鑫錯愕住,而嚴睿已經揮動著水中的船槳朝他砸了下去。